• 2008-01-30

    2008.01.30 日记

    Tag: Diary
    never let sb. else tell you that you can't do sth.
    别让其他的傻B提醒你别做傻事
  • 2007-09-04

    2007.09.04

    Tag: Diary
    打开【Labels】整理厂牌
    想起躺在衣柜里的硬盘
    和那些未曾整理的歌曲
    还有遗失的许多
    音乐以外的东西……

    我开始怀念那些不需提醒的美丽。
    我开始担忧那些无法忘怀的距离。

  • 2007-02-19

    2007.02.18.日记

    Tag: Diary
    1. 金鱼回家了,替他高兴,就那么个春节,家人总是期盼能聚聚。
    2. 晚上逛绿光的博客,看这可爱老师的文字和图片,每次总是感觉亲切,思绪不自主乱飞。
    3.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,我总喜欢和BOSSA开玩笑说着“阳光很莉莉周的洒在...”事实上,每次说着,我总觉得阳光灿烂。如果生活真如此纯粹,那该多好~每天面对的,那些混乱...那些现实...我想我变得某种意义上的现实,只因为看到现实外的部分现实。四周一切,如此的不平静。于是我越发的向往阳朔,那雨后的阳台,石板路,咖啡屋,那些能让我平静的物,人和事。
  • 2007-01-15

    SUKIDA

    Tag: Diary

    失去太久,于是我也忘了如何开始…

  • 2006-09-19

    图说(1)

    Tag: Diary
    你的梦什么颜色?
    我画给你看。
    ——逃逃

    内有恶犬,咬你!~
  • 2006-05-07

    2006.05.07日记

    Tag: Diary

    我的生活越发的单调和规律了,但至少不再让妈妈整天担心;每天都是对着电脑,偶尔走到窗口接受一点光照日晒,望望对面中医诊所门口的保安大叔,还有路旁偶尔聚集的民工,新华网说有76%的民工get no pay for working in holidays,晚上则瞟一瞟路过的第三行业服务者,关注一下街边突发的争吵;在大学时还有些心理抗拒新闻的我,如今也新闻起来了,正如我认为无法玩WOW的电脑,如今也魔兽起来了。。嗯,开工了,不然魔兽钓鱼去。

  • 一切从我和张军的夜宵开始,以下计算大概为小学水平,那时我们叫它“应用题”,如今我才真正体会到这个名字的含义了。。

    已知“牛筋丸河粉”价格为6.0元,其中含牛筋丸6颗;“斋河粉”价格为2.5元;而加2.0元加牛筋丸,能得到4个;请问,每碗牛筋丸河粉“黑”了顾客多少钱?

    解:每个牛筋丸价格:2.0/4=0.5元
    被黑的钱:6.0-(2.5+0.5*6)=6.0-5.5=0.5元

    每碗“牛筋丸河粉”按照“味然香”标出的价格已经是“黑”了我们0.5元了,不要小看这个价格差异,它相当于一颗牛筋丸(或两颗牛肉丸)的价格。想想上次淘金“牛筋丸河粉”大餐,总数14份,我们那次就被诈7元(14颗牛筋丸或接近半斤牛筋丸的价格)。Shit,我从大一吃到现在,不知少吃了多少斤牛筋丸了。。

    PS.
    关于读心术游戏(骗人的把戏,但只是游戏)

    任意两位数在减去十位和各位两个数之后,得到的差都是9的(1~9)倍数。这个似乎在小学的奥林匹克班上教过,不过我当然逃课偏多,不大肯定是否在那里学到的。说回正题,每次点击游戏时,9的(1~9)倍数的图案是一样的!不过每次玩了之后它总是变换图案,所以很多人就这么被忽悠了~

  • Text:Effie

    在设置这个奖项之前,甚至在笔者乃至奖项评审团出生之前的之前,满神("无极")已经知道自己得奖了--2005年最佳"知道份子"奖。或许电影"霍元甲"中的盲女月慈会问:"为什么不是我?难道她懂得哲理比我还多?"很简单,满神知道月慈或许会有这样的疑问,所以她得奖了。

    我们有理由相信,在牛顿发现地心引力的存在之前,满神已然出现并和牛顿打了一个赌:Your head will be K-ed by an apple!(你将被一个苹果K到头!)后来,满神通过教科书和科学丛书让所有人看到:她赢了,牛顿真的被苹果K到头。一个连命运和未来都知道的神,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?!她知道有个叫陈凯歌的人会拍一部叫"无极"的电影,而且相当无聊;知道自己能步入电影界在片中偶尔出现,虽然是由导演的老婆扮演;知道……我们看着电影中满神四处奔走,却不知道她在忙什么;然而她知道我们在看"无极",她知道我们不知道她在忙什么。朋友问我:"从我这里怎么坐公车去你家?"我说:"不知道。你问满神去吧。"是的,没有什么是满神不知道的,正如她知道自己得奖了。

  • 2005-10-05

    无题

    Tag: Diary

    学校的钟声响了又停,停了又响
    明年的这个时候
    后年的这个时候
    一年又一年,都有这个时候



    我们都会离开
    我们会去很遥远的地方
    我们永远不会离开
    我们会永远记得这个地方


    杜鹃花开了又谢
    木棉花红了又落
    于是我们长大了
    于是我们变老了
    于是,我们就想起,很久很久以前...

  • 2005-09-27

    独白

    Tag: Diary
    第一日死去的女孩,脑给挖掉,或者因为她记得真相;
    第二日死去的女孩,脚给砍掉,或者因为她接近真相;
    第三日死去的女孩,耳给割掉,或者因为她听过真相;
    第四日死去的女孩,眼给掏掉,或者因为她见过真相;
    第五日死去的女孩,舌给切掉,或者因为她说出真相;
    第六日死去的女孩,手给斩掉,或者因为她写出真相;
    第七日将要死的女孩...或者...

    Taken from the Film "Memento Mori"